导航狗

梦华录全集在线观看(1-40)大结局2-电视剧


更新时间:2022-07-07 15:32:07 / 浏览:



  若是论及才貌,赵盼儿不输于名门千金,可唯独身份家世,便是她与高慧之间的尺牍,长一寸为权,宽一厘为禄,如果欧阳旭想要在仕途上平步青云,还需靠着位高权重的丈人。况且欧阳旭不敢得罪高家,虽不能明媒正娶赵盼儿,但可许她余生富贵荣华,待日后生了孩子,也能过继到正室名下,只希望赵盼儿在名分上退让一步。

  任由对方说得冠冕堂皇,赵盼儿的回应始终是此生永不为妾,字字落地有声,亦如她举手投足的高傲,早已刻在骨子里,直教欧阳旭倍感难堪。往回走的路上,赵盼儿强忍着泪水,不料冲撞了正在颠球的衙内池蟠。

  此人掌管东京十二行,身边小弟无数,平日里桀骜不驯,最是看重颜面,可偏偏赵盼儿的颠球技术远超于他,使其颜面尽失。与此同时,孙三娘和宋引章站在二楼观赏波斯人跳舞,来往宾客端的是络绎不绝,唯有一人在鼎盛之中失魂落魄。

  因为赵盼儿的出现,精巧的水榭仿佛从天上回到了人间,隐隐透着悲凉之意。赵盼儿独自回到房间,一句呢喃过后,直接昏倒在地。经过大夫的诊断,证实赵盼儿是积劳成疾,又因急火攻心,导致其身体虚弱不堪。

  孙三娘和宋引章很是心疼,实在想不通世间于她们而言,为何如此不公。这天夜里,赵盼儿在昏迷之中频频呼唤欧阳旭的名字,可又闪过一幕幕画面,从承诺到背叛,不过转瞬即逝。正所谓东京富贵迷人眼,深情不堪许,赵盼儿彻底失望,直至顾千帆出现在梦境里,逐渐安心许多,因为他知道人心难测。

  萧钦言通知管家处理郑青田名下财产,一部分留给郑氏族人,一部分用来安葬顾千帆的同袍,至于剩余的四十万贯钱,其中二十万送去东京,剩余二十万入库私账。顾千帆默不作声地站在角落里,看着父亲走入长廊的背影,思绪回到幼年时期,当时的萧钦言与顾家断绝关系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  雷敬得知萧钦言出面力保顾千帆,心里非常忐忑不安,自知不是萧家对手。此时萧钦言派人送来厚礼,本来雷敬以为是白绫毒酒,没想到竟是萧钦言的书信一封,表明他处理好江南之事,种种皆与雷敬毫无关联,言下之意不言而喻。

  如今萧钦言已为顾千帆解决所有麻烦,对外继续隐瞒他与自己的关系,同时还让几名高手保护其安全。府内其余下人实在不解相爷为何偏袒顾千帆,本想传信于东京的夫人,但是遭到管家呵斥,警告他们谨言慎行。

  这段时间以来,孙三娘和宋引章轮流守在床边,奈何赵盼儿始终毫无起色。宋引章看着窗外景色,一阵心绪惆怅,于是拿起琵琶弹奏,吸引众多人围观。杜长风闻声寻来,连连赞叹不已,顺便向掌柜打听赵盼儿的住处,这才亲自上门拜访。

  由于杜长风高度近视,险些将孙三娘错认成赵盼儿,等他见到真正的钱塘赵娘子,立马自报家门,此来是为同窗欧阳旭抱打不平。杜长风认为欧阳旭才思机敏,又是今科进士,反观赵盼儿不懂分寸,明知自己是贱籍出身还敢妄言不甘为妾,实在是过于清高,即便是亲王之女的霍小玉,从良之后也都身居侧室,何况她来历不明。

  正因杜长风越说越过分,赵盼儿强忍着怒火,命令孙三娘将人赶出去。孙三娘一脚踢飞杜长风赖以生存的眼镜,又在众目睽睽之下,直接给他丢进河里。由于杜长风不会水性,只能抱着木头飘向双喜楼外。

  偏巧池蟠与花魁张好好厮混,听闻杜长风连呼救命,这才出门凑个热闹,对其嘲讽一番。本来池蟠是要袖手旁观,怎知杜长风三两句话给他激怒,可又碍于对方是今科进士,不便于动手教训,暂且让他离开。

  杜长风一身狼狈向欧阳旭发牢骚,没想到高慧突然到访,他只好先藏起来。欧阳旭恭敬相迎,而高慧全然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,仗着家世养成了刁蛮任性,她之所以过来,是为了追究欧阳旭与赵盼儿私下见面的事情。



  欧阳旭与赵盼儿之间的关系,也仅是孙三娘和宋引章知晓,即便是茶坊周边邻里都鲜少留意,所以高慧根本不知道他所谓的红颜知己。反观高慧来意明确,一再强调自己会包容夫君纳妾,愿与对方姐妹相称,和睦相处。

  如此大度得体,杜长风暗自赞叹不已,正要准备出声,怎知欧阳旭立马开口打断,表明自己会遵守欧阳家训,此生绝不纳二色。果然此话一出,高慧不再咄咄相逼,得到欧阳旭的保证,这才放心离开。

  原本杜长风是想要顺水推舟,便于赵盼儿以平妻身份进门,可是欧阳旭非常了解高慧,表面看似是知书识礼,实则善妒歹毒。当初苏家妹子只是送给欧阳旭梅花,可在三天之后发生意外,导致左眼彻底失明。

  起初欧阳旭并未多想,直到后来其他女子接连发生事故,终于意识到高慧绝非良善之人。事实上,高慧之所以如此,也算是情有可原,毕竟她的父亲是朝中高官,姑姑又是官家宠妃,理所应当认为全天下的事情都应由她予夺予求。

  反观赵盼儿骨子里的自尊和坚韧,注定她不会忍受降妻为妾的侮辱,欧阳旭为能保护她的平安,不得已在重逢之日故意激怒。杜长风了解到欧阳旭的苦衷,不由叹息一声,至于赵盼儿生病的情况,欧阳旭也需得忍住不去探望,以免前功尽弃。

  二楼房间内,赵盼儿亲手焚毁欧阳旭为她作的画像,从今以往二人不复相思。宋引章饱受噩梦折磨,始终忘不掉周舍的凌辱殴打,甚至因为自己无法脱籍而陷入迷茫。赵盼儿心疼宋引章,于是亲笔写下契书,愿以死去的爱情交换自由。

  顾千帆陪着萧钦言前去祭祖,纵然是面对萧家先烈,依旧不肯认祖归宗。萧钦言实属无奈,唯一希望他能去趟萧家老宅,顾千帆没有拒绝,却在去往老宅的路上,察觉到发簪遗失,便立刻返回寻找,结果看到许多百姓往墓碑泼脏水。

  眼看着管家带人赶来,顾千帆出面阻止,任由老百姓哄然散去。通过管家的讲述,顾千帆才知每年中元、清明前后,都会有人过来闹事,如今父亲位居人臣,外界都道是佞相乱纲常,而他同为阉党爪牙,明明想当个好人,却注定权利中心肮脏腐朽。

  正当欧阳旭睹物思人,忽闻赵盼儿突然来访,既是意外又喜悦。不过赵盼儿来此真正目的,便是想要与欧阳旭做个交易,只要欧阳旭答应她写下悔婚书;为宋引章脱籍;归还夜宴图,从此二人桥归桥路归路,非黄泉不相逢,宁枉死不相干。

  可若是欧阳旭做不到以上三点,赵盼儿定会将彼此婚约之事闹得天下皆知,届时欧阳旭青云路断,她也不在乎名声如何。欧阳旭听到这番话,下意识抬头看去,一双深邃如潭的眼睛看过来,那目光带着凉凉的意味。

  没有过多考虑,欧阳旭直接答应赵盼儿的要求,转身来到书房翻箱倒柜,迟迟未能寻得夜宴图。由于欧阳旭尚无官职,需得委托杜长风帮忙解决乐籍问题,赵盼儿答应给他三天时间,希望别再让自己失望。

  怎知赵盼儿走后没多久,德叔风尘仆仆回来,直言赵盼儿心机颇深,如实道来关于在华亭县的见闻。本来欧阳旭根本不相信,可是德叔描绘得极其详细,包括周舍本人的身份,令他不得不产生疑虑。

  杜长风为避免影响欧阳旭的名声,没有答应给宋引章脱籍,所以这么一来,德叔又将夜宴图送给欧阳旭的恩师,三件事情他都没有做到,实在是无颜面去见赵盼儿。到了第三日,赵盼儿久久没有等到欧阳旭,便带着孙三娘上门问个清楚。

  奈何欧阳旭避之不及,命令家丁守在门口,德叔又用几贯钱雇来池蟠的小弟们。赵盼儿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,心里突生一计,依照顾千帆的法子,暗示孙三娘给为首的何四点穴,谎称此穴可让男人不能生孩子。

  何四信以为真,他本就是几代单传,吓得连忙向赵盼儿求饶。最终在赵盼儿的授意下,何四带着大家在欧阳旭门外敲锣打鼓,大喊'欠债不还,天理难安',吸引来许多百姓围观。一直喊到了晌午,赵盼儿还是未见欧阳旭开门,索性先和孙三娘回去吃点东西,叮嘱何四继续喊下去。



  尽管这么多年过去,萧钦言依然强调自己清清白白,从未做过对不起淑娘的事情。因为在萧钦言看来,为官者入仕必然会有应酬,否则顾千帆又怎会结识赵盼儿,就算是赵盼儿脱籍从良,可对于顾千帆绝非良配,况且他这样年少有为,只有那些数代簪缨的名门淑女才是门当户对。

  顾千帆听到这番话,不由怒上心头,警告萧钦言切莫妄想左右自己的婚事,说罢便扬长而去。萧钦言非但不生气,反过来竟喜上眉梢,以往儿子对他都是极其冷淡,今日能够发脾气,足以证明父子关系增进一步。

  经过一路长途跋涉,赵盼儿三人抵达东京已是深夜,若是其他地方或许早已宵禁,只有这城内夜景繁华,热闹非凡。近日来的疲惫已令赵盼儿再也支撑不住,孙三娘和宋引章立马选了上好的房间休息,等到赵盼儿醒来后,便是次日晌午。

  为能尽快见到欧阳旭,赵盼儿精心打扮来到高府,正要叩门之时,没想到身后传来熟悉声音。如今的欧阳旭已是华服加身,他带着赵盼儿去了附近茶楼,言下之意是希望可以年底成婚,至少等他与高家之女成亲半年后,再迎娶赵盼儿过门。

  因为赵盼儿的出现,精巧的水榭仿佛从天上回到了人间,隐隐透着悲凉之意。赵盼儿独自回到房间,一句呢喃过后,直接昏倒在地。经过大夫的诊断,证实赵盼儿是积劳成疾,又因急火攻心,导致其身体虚弱不堪。

  孙三娘和宋引章很是心疼,实在想不通世间于她们而言,为何如此不公。这天夜里,赵盼儿在昏迷之中频频呼唤欧阳旭的名字,可又闪过一幕幕画面,从承诺到背叛,不过转瞬即逝。正所谓东京富贵迷人眼,深情不堪许,赵盼儿彻底失望,直至顾千帆出现在梦境里,逐渐安心许多,因为他知道人心难测。

  萧钦言通知管家处理郑青田名下财产,一部分留给郑氏族人,一部分用来安葬顾千帆的同袍,至于剩余的四十万贯钱,其中二十万送去东京,剩余二十万入库私账。顾千帆默不作声地站在角落里,看着父亲走入长廊的背影,思绪回到幼年时期,当时的萧钦言与顾家断绝关系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  雷敬得知萧钦言出面力保顾千帆,心里非常忐忑不安,自知不是萧家对手。此时萧钦言派人送来厚礼,本来雷敬以为是白绫毒酒,没想到竟是萧钦言的书信一封,表明他处理好江南之事,种种皆与雷敬毫无关联,言下之意不言而喻。

  如今萧钦言已为顾千帆解决所有麻烦,对外继续隐瞒他与自己的关系,同时还让几名高手保护其安全。府内其余下人实在不解相爷为何偏袒顾千帆,本想传信于东京的夫人,但是遭到管家呵斥,警告他们谨言慎行。

  这段时间以来,孙三娘和宋引章轮流守在床边,奈何赵盼儿始终毫无起色。宋引章看着窗外景色,一阵心绪惆怅,于是拿起琵琶弹奏,吸引众多人围观。杜长风闻声寻来,连连赞叹不已,顺便向掌柜打听赵盼儿的住处,这才亲自上门拜访。

  由于杜长风高度近视,险些将孙三娘错认成赵盼儿,等他见到真正的钱塘赵娘子,立马自报家门,此来是为同窗欧阳旭抱打不平。杜长风认为欧阳旭才思机敏,又是今科进士,反观赵盼儿不懂分寸,明知自己是贱籍出身还敢妄言不甘为妾,实在是过于清高,即便是亲王之女的霍小玉,从良之后也都身居侧室,何况她来历不明。

  反观赵盼儿骨子里的自尊和坚韧,注定她不会忍受降妻为妾的侮辱,欧阳旭为能保护她的平安,不得已在重逢之日故意激怒。杜长风了解到欧阳旭的苦衷,不由叹息一声,至于赵盼儿生病的情况,欧阳旭也需得忍住不去探望,以免前功尽弃。

  二楼房间内,赵盼儿亲手焚毁欧阳旭为她作的画像,从今以往二人不复相思。宋引章饱受噩梦折磨,始终忘不掉周舍的凌辱殴打,甚至因为自己无法脱籍而陷入迷茫。赵盼儿心疼宋引章,于是亲笔写下契书,愿以死去的爱情交换自由。

  顾千帆陪着萧钦言前去祭祖,纵然是面对萧家先烈,依旧不肯认祖归宗。萧钦言实属无奈,唯一希望他能去趟萧家老宅,顾千帆没有拒绝,却在去往老宅的路上,察觉到发簪遗失,便立刻返回寻找,结果看到许多百姓往墓碑泼脏水。



  宋引章为赵盼儿的事情难过,突然就想到了顾千帆,她觉得顾千帆现在在东京,或许就能帮赵盼儿解决问题。宋引章想着顾千帆的能力,突然想到,或许顾千帆能帮她脱了乐籍,情不自禁就想到了顾千帆当时救她的情形,把她给吓到了,只能及时提醒自己别多想。

  孙三娘为了搞好和池蟠的关系,做了一些点心,给池蟠的人吃,没想到却让掌柜胖大婶看中了。胖大婶急着去找孙三娘,那架式就像是要吃人,让人有些胆怯。孙三娘以为胖大婶不怀好意,前来找她麻烦,她也丝毫不怕的样子,质问胖大婶有何事。

  胖大婶得知孙三娘真身,马上扑了上来,恨不得把孙三娘当亲娘供着,孙三娘这才知道,胖大婶是看中了她的手艺。胖大婶说着,就对孙三娘做的点心动起了手,一个一个抢着吃,孙三娘实在没办法了,只能答应再做一些给她,不让她再动手。

  孙三娘为胖大婶做点心,赵盼儿则去找欧阳旭,留下宋引章一个人没事,只得到街上去逛逛,正好碰到了风光出现的花魁张好好。宋引章对张好好的风光很是欣赏,开心地回去,想要跟孙三娘说此事,而孙三娘则因为胖大婶要强留她,见到宋引章就往外跑。

  宋引章在出门时,碰到了来找她的张好好,两人因为互相赏识,而合作了一曲。张好好因为池蟠被宋引章欺负,于是去看看宋引章是个怎样的人,没想到宋引章的琵琶弹得非常的好,让她特别的佩服。张好好跟宋引章合作一曲之后,跟宋引章问起了跟池蟠的恩怨,见宋引章为自己出身乐籍,觉得低人一等,于是给宋引章上了一课。

  张好好提醒宋引章,她们是靠自己的本事吃皇粮,没什么被人瞧不起的,宋引章这才对自己有了信心。宋引章有了自信之后,便去帮赵盼儿的忙,可没想到欧阳旭因为赶不走赵盼儿,便让德叔去请救兵了。德叔把衙门的人找来,诬告赵盼儿三个贱民来东京敲诈欧阳旭,要将她们三人拔了衣服羞辱她们一番。赵盼儿她们跟官兵起争执,被打得浑身是伤,这时欧阳旭出来阻止,才让她们免于被扒了衣服。

  欧阳旭劝赵盼儿离开,想给她一点补偿,可赵盼儿却因为欧阳旭的这副嘴脸,特别的鄙视欧阳旭,所以吐了他一口唾沫。赵盼儿三人被押解出东京,在东京城外碰到了回京的顾千帆,她们怕与官衙的人起冲突,便有意躲闪,没想到还是让顾千帆认了出来。顾千帆向赵盼儿问伤的事情,赵盼儿不想说,在被逼急了后才说出被欧阳旭赶出东京的事情来。

  赵盼儿说明情况后,拿银票给顾千帆,还了顾千帆的恩情,想从此离开东京。顾千帆替赵盼儿心疼,不想赵盼儿就这样放过欧阳旭,于是激赵盼儿,劝她留在东京。赵盼儿被顾千帆的话,击中了内心的痛处,孙三娘和宋引章也表示不甘心,不想就这样离开,想在东京闯出一番天地来,赵盼儿这才决定留下。顾千帆把赵盼儿三人带回了东京,直接将她们带到医馆治伤,然后把那些打赵盼儿的人拿下。

  赵盼儿怕顾千帆刚回东京,就为了她得罪别人,于是在顾千帆想为难那些替欧阳旭当打手的人时候,拦下了顾千帆,让对方写一份切结书就放过了他们。赵盼儿在事情解决后,马上就想去找欧阳旭,吓唬一下欧阳旭,而顾千帆则劝赵盼儿,为她自己身上的伤,以及孙三娘和宋引章,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说。赵盼儿听了顾千帆的劝,正想着是否回客栈时,陈廉说明,他是东京人有一处闲置的小院,让赵盼儿三人替他住下看院子。

  赵盼儿拒绝不了陈廉的盛情,便去了他家的小院,没想到院子特别的大,她们很是喜欢。赵盼儿住下后,宋引章忍不住提起,让顾千帆为她脱籍的事情,孙三娘和赵盼儿马上劝阻宋引章,让她千万别再麻烦顾千帆了。顾千帆听到了赵盼儿说的话,为她这么怕牵连自己,数落赵盼儿几句,然后才去瞧赵盼儿的伤。



  陈廉与同僚折路而返,专门带回东京城内最好吃的江南菜,可赵盼儿三人仔细品尝,发现每样味道都很普通,根本算不上是正宗。反观孙三娘擅长厨艺,赵盼儿制茶精良,所以宋引章建议在东京开办酒楼,或许会是她们安身立命之法。

  孙三娘应声附和,唯独赵盼儿觉得此处人生地不熟,还需慎重考虑,何况当务之急是要拿回夜宴图,必须再去欧阳家。当天夜里,欧阳旭陪同高鹄赴宴,学习所谓的人情世故,奈何他不善言谈,又遭奚落。

  如今高呼已将婚礼日期定在下月十六,只等欧阳旭陛见授官完毕,届时可由宫中娘娘向官家请旨赐婚。考虑到女儿高慧从小娇生惯养,不适宜离京太远,高鹄决定通知欧阳旭去往拱州任差,等到三年期满回京转为京官,如此便可全家团圆。

  欧阳旭不敢表达想法,唯有听之任之,而女方擅作主张订婚期,也是对于他的不尊重,心里十分沉重复杂。此时赵盼儿带着陈廉过来,陈廉直接将德叔拽到附近暴揍,留下她和欧阳旭单独谈话。

  赵盼儿直接道明来意,表示自己已经知晓他的阴谋,既然是做不到三个要求,但是必须在三天内交出夜宴图,否则事情会越闹越大。等到欧阳旭回去,大夫为德叔检查伤势,震惊其内伤严重,尽管没有断了筋骨,可大片筋骨已裂,至少要休养一两年。

  中贵人奉口谕而来,奉命宣诏欧阳旭明日入宫。欧阳旭想到了赵盼儿的警告,知道夜宴图事关江南泼天大案,于是向中贵人探听情况,以及官家的喜好,中贵人收了礼,透露官家近来偏爱玉清宫的养生之道。

  待他有所了解后,半夜上床休息时,发现床铺藏有一把血刀,联想到今晚赵盼儿出现,意识到她身后之人不能贸然得罪。到了第二天入宫日,欧阳旭依旧是为此伤神,恰巧观察到大殿陈设,证实官家如同中贵人所言,近来确实注重养生并且善道。

  在面对官家的询问时,欧阳旭不同于其他进士的回答,故意偏向官家的喜好,阐述了许多有关道家的事情,果然引起官家的兴趣。也正因如此,官家当场册封欧阳旭为著作佐郎紫极宫醮告副使,代他去往西京召请抱一天师出山。

  欧阳旭领了册封,总算是落下心头大石,外人觉得他是在自毁前途,宁愿当个宫观官,实则是为暂避风头,只等赵盼儿离开东京。欧阳旭从大殿走出时,与顾千帆擦肩而过,忍不住多看对方一眼。

  由于顾千帆屡获奇功,不仅解决了谶言之事,甚至侦破江南私舶弊案,官家对他大为赞赏,又因雷敬多番推荐,最终封其为五品司副使,相当于皇城司的二把手。与此同时,高鹄得知欧阳旭的面圣结果,一怒之下取消他与高慧之间的婚事。

  同窗杜长风非常不理解,毕竟朝中清流大臣痛恨迎合圣上,以及修道封禅之徒,偏偏欧阳旭又是正牌子的一甲进士,此举相当于是自毁青云路。欧阳旭表示自己实属无奈之举,全因赵盼儿咄咄逼人,于是委托杜长风帮他照看薄产微宅,老仆卧床。

  虽然赵盼儿在杜长风眼里极其恶毒,可她丝毫不在乎,而且已经猜到欧阳旭的真正用意,既然是要借此躲避她们,干脆决定留下来,绝不能让对方如愿以偿。为了能够在东京有一席之地,赵盼儿和大家商议开设茶坊,也算是重回老营生。

  本来陈廉是没有过多支持,直到品尝了赵盼儿、孙三娘的茶饮糕点,当即要为她们寻找店面。而接下来的日子里,赵盼儿、孙三娘和宋引章分头行事,筹备着各种物件,同时与店面老板定好租约。

  孙三娘直奔码头采购果茶需要的东西,宋引章也帮着买些合适的茶具,一切看起来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。反倒是欧阳旭还在谋划后路,故意佯装痴情郎君,夜入高府约见高慧,归还定情玉佩。果然高慧睹物生情,内心对欧阳旭万般不舍,颇有一种非君不嫁之意,乳娘见状出面带走高慧,待二人离开后,欧阳旭立马恢复正常,神情透着阴险与冷漠。



  由于近日来公务繁多,顾千帆没空去看赵盼儿,于是便让陈廉从自己的俸禄津赏里取出一部分,用于宅院租金以及三人的日常开销。此时开封府参军胡远求见,顾千帆实在忙得脱不开身,只好交代陈廉务必要监视欧阳旭的动向。

  离开京城之前,欧阳旭特意叮嘱德叔,在他走后要多去高府门口转转,尽可能引起高慧的注意,以助他重返东京做准备。到了第二日,欧阳旭乘坐马车出城,再次与顾千帆擦肩而过,便在心里暗暗发誓,有朝一日必定如他风光。

  考虑到茶坊投入较大,赵盼儿委托陈廉帮她将积蓄变现,如此一来偿还了顾千帆,还可以让本金充裕。至于宋引章的存库,赵盼儿分文不动,可宋引章决定全都变现,等于三人身家性命都在东京。

  赵盼儿得知顾千帆已升任皇城司副使,也是为他感到开心,既已立业该是到了成家的年纪。本来陈廉想要暗示赵盼儿珍惜眼前人,奈何迟迟寻不得机会开口,反倒是赵盼儿对欧阳旭彻底心灰意冷,恨不得他此生官运艰难,万事坎坷,直至他肯归还欠债为止。

  世叔齐牧听闻顾千帆已经回京,趁夜来到南衙与他见面,查看了雷敬勾结江南官场的证据。如今顾千帆步步高升,也不枉费他潜伏阉党身边多年,可惜眼下并非是最好时机,毕竟雷敬服侍官家三十多年,圣眷尚存,情分犹在,此次官家已在郑青田案里处置不少人,恐怕是不会继续扩大化,所以还得继续观望。

  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,赵氏茶坊总算是顺利开张,奈何没有客人愿意进店品尝。幸好何四带着大家前来光顾,并且为她们招揽生意,转眼之间已是座无虚席,尤其在品尝过茶饮与糕点,皆是赞不绝口。

  顾千帆看到欧阳旭的委任书,才知他已迁往西京,不免感到疑惑,觉得此事与赵盼儿有关。陈廉不知该如何回应,正当他准备离开时,同僚们又在谈论赵氏茶坊,这才不得不向顾千帆告知实情。

  何况赵盼儿与顾千帆非亲非故,总是如此显得过于暧昧,像极了他的外室。顾千帆劝不动赵盼儿,索性立下赌约,且看一个月后的茶坊盈亏,决定是否继续开下去。与此同时,宋引章看到顾千帆,本想着上前打招呼,但是遭到陈廉的阻拦,表示两人正在吵架。

  赵盼儿亲自为顾千帆倒茶,由此谈及钱塘旧账,宋引章误会顾千帆是在追究赵盼儿的过错,急忙冲出去赔礼道歉,并且揽下所有罪责。顾千帆话里关心着赵盼儿,借着对宋引章的回应,提醒赵盼儿多保重身体,免得下次受欺负只会怨天尤人。

  宋引章觉得顾千帆是在暗示自己,代表着高家迟早会找上门,恐怕还需再想对策。也正因如此,宋引章想到了张好好,或许她可以凭借着琵琶技艺,尽可能争取到官家的赏识,之后便可无惧于其他人。

  有了初步的计划后,宋引章以身体欠佳为由,没有去茶坊帮忙,而是带着琵琶和许永的亲笔信,主动前往教坊司面见使尊元长河。起初大家都在忙着各自事情,全然无视宋引章,令她略感茫然,只得在庭院里弹琵琶。

  一曲琵琶吸引了众人对关注,元长河循声而来,不由眼前一亮,格外珍视宋引章的才华,又有知州许永的推荐,立马将她留下担任掌教。著作郎沈如琢对宋引章一见倾心,毛遂自荐为其向导,带着她参观教坊各部。

7-12集按单集查看剧情网络微评分享到:刘亦菲陈晓 

导演:杨阳

编剧:张巍

出品公司:企鹅影视、金色传媒、远曦影视电视剧排行精彩推荐猜你喜欢相关资讯


相关标签: 梦华录剧情介绍

上一篇:神探大战高清播放电影在线免费观看...
下一篇:破事精英第1集在线观看电视剧...

发表评论

温馨提示

做上本站友情链接,在您站上点击一次,即可自动收录并自动排在本站第一位!
<a href="http://www.daohangdog.cn/" target="_blank">导航狗</a>